耶律楚材,成吉思汗身边怀才不遇的宰相

成吉思汗身边怀才不遇的耶律楚材

耶律楚材被太宗窝阔台任命为中书令(宰相),制定元代律礼、被称为“治天下匠”。成吉思汗临终前,曾经对窝阔台说:“此人是天赐我家,以后军国庶政耶律楚材八字,都可以委托于他。”虽然耶律楚才和邱处机是影响成吉思汗决策最大的两个外族人,但在成吉思汗时代很长的一段时期里,耶律楚材被大材小用,大有怀才不遇之感。

在汉土战役中, 成吉思汗曾被谴责为恐怖、残忍,如千万俘虏被屠杀、全城全州居民惨遭杀戮。但谨慎而细密的历史学家认为,这些关于成吉思汗及其蒙古民族残暴无常的传说,其实跟历史的真实性毫无关系。与其残忍嗜杀说法相矛盾的是,归顺成吉思汗麾下的许多契丹人、女真人和汉人兵士、将帅及高官们,均受其优待,而这些归顺者也都心甘情愿地为成吉思汗效力。诚然,在若干中原城市中,如果遭到特别顽强的抵抗,或者企图背叛蒙古军,假使成吉思汗认为有必要执行军律时,也会下令屠杀。但成吉思汗从未有过无故的残忍或嗜杀。

北京被占领后,在归附成吉思汗的人当中,有一个前契丹王朝的后裔——耶律楚材。姓耶律,名楚材,是契丹族后代,辽皇族的子孙。其父耶律履,金朝官员,60岁得子。当时金朝已开始没落,耶律履感慨地对人说:“吾六十而得此子,吾家千里驹也,他日必成伟器,且当为异国用。”他借用《左传》中楚国虽有人才,但被晋国所用的典故,为其子取名耶律楚材。

耶律楚材的修养和思想是完全汉化的,他不仅教养极深,他精通经学、佛理、天算、医学,又通晓契丹、女真、蒙古文,同时他还是一个绮丽绝妙的韵文作者。成吉思汗很欣赏耶律楚材的风貌、壮伟身材和他的长髯宏声,于是对耶律楚材说:“辽金世仇,朕为汝雪之。”耶律楚材回答:“臣父祖当委质事之,既为之臣耶律楚材八字,敢仇君耶?”原文译写如下:成吉思汗说:“辽和金乃是世仇,现在朕已经替你复了仇。”耶律楚材答道:“臣的祖父,臣的父亲,和臣自己都做过金朝的臣仆,假使臣告诉陛下‘臣对于臣的君父抱着敌对的感情’,那么臣就是一个可卑的说谎者了。”成吉思汗对他的回答颇为嘉纳,因为他一向主张,臣仆应该效忠其主,即使是他的敌人时也是如此。此后,耶律楚材便陪伴成吉思汗左右。

成吉思汗宠任耶律楚材的另一个原因,是因为耶律楚材是一个著名而熟练的占星家。成吉思汗认为他是一个对帝国对自身都有用处的士大夫。这就是成吉思汗对于高度文明的典型态度。当成吉思汗依然是一个草原文盲,从不知道任何科学的观念或者艺术的高级形式时,他常常用最好的方法去对待一切有学问的人,以便积极地利用他们的优越学识为自己更原始的目的服务。

在与异族人的关系处理上, 成吉思汗常常从最初对一个人的理解和后来所做出的正确选择上,去证明他那惊异的天赋。成吉思汗对耶律楚材也是如此,起初是为其占星学上的才识被邀请到宫廷里去。铁木真在位时期,实际上耶律楚材仅仅是以星象占卜之术为成吉思汗服务,其次是起草文书,可谓大材小用,所以颇有怀才不遇之感慨。这在他写的诗歌中有最真实的反映:

过云中和张伯坚韵

一扫氐羌破吐浑,群雄悉入北朝吞。

自怜西域十年客,谁识东丹八叶孙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